唾手可得的容易

越是唾手可得的容易,越不令人珍惜。

日前看了日本服裝設計師川久保玲(Rei Kawakubo)的一篇訪談文,裡頭除了記載一些她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與設計觀念之外,也透露出她對於未來的自己,以及對於新秀設計師的期望。其中提到關於「現在資訊取得過於容易,反而會讓設計師無法創造出令人驚艷的作品」的說法,讓我很有感觸。

拜現今網路科技發達所賜,許多的資訊與想法都很容易在網路上取得,就一些公開的民生資訊來說,這是絕對正面的助益。但對於行銷與創意產業來說,就很容易造成仿效、改造、變形的案例越來越多——畢竟這是個商業利益掛帥的經濟體,哪個想法容易讓消費者買單,就會一窩蜂的跟進,體驗式廣告如此,吳念真式廣告亦是如此。但事過境遷之後,我們所記得的,又有幾個?

何時,我們能再重溫那種新奇又貼心的感動?

人生呢?不也是這樣。

廣告

沒有單純的快樂

我想要單純的快樂,可以嗎? ——《犀利人妻》溫瑞凡

因為愛看「型男大主廚」的關係,都會看到該台偶像劇的預告。《犀利人妻》應該算是2010最夯的戲劇之一吧!電影版也在最近的電影台不斷地重播。雖然我沒算完全看完這部戲,但先前總是會看到每天的預告,加上身邊也有朋友愛看,似乎也大概知道再演些什麼樣的故事與劇情。

在現在的社會裡,外遇的「戲碼」屢見不鮮,早期幾乎都是男方出軌,這幾年女性出軌的例子也不算少見。「出軌」的魅力是什麼?為什麼讓人前仆後繼願意付出莫大的代價去嘗試?說穿了,不過就是尋一個快樂,圖一個爽快而已!

只是,這快樂並非單純只肉體一時的愉悅,更多的時候,這快樂包含的,其實也是種虛榮心的滿足。但外遇是否就代表沒有真愛?這我倒不認同,只是就機率學的角度看來,比例偏低了些而已。

離題遠了點。我想說的:除非是離群索居的生活,除非這快樂單純的來自於自己的滿足,否則,就絕對不會有所謂單純的快樂!快樂,其實並不單純,單純的是私慾,但那並不是快樂。

不信,問問自己什麼是快樂。

幸與不幸,都是同質量的人生

如果這世上只有幸福,那我們怎麼會知道什麼是幸福?沒有對比的兩端,哪裡能突顯其中一端的美好。

沒有人願意選擇用不幸福的方式來渡過人生,但世事總能盡如人意?幸福,或許是種正面的質量,給人前進的動能;但我說所謂的不幸,其實也是同等質量的動能——如果說我們因為想持續掌握著幸福的感覺而不斷地前進,那我們何嘗又不是因為想擺脫不幸的感覺而朝所謂幸福的方向前進呢?

人生如同旅途,嚴格來說就是一條時間軸,無論我們選擇怎麼樣的方式來過度,它並不會因為任何因素而停下來。真正讓人喪失前進動力的,是因為我們總是在遇到事情時很怠惰的停下來,無關幸或不幸。

人生,沒有白做工的事情,除非你不認真。

不能堅持是因為不敢負責

今夜,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過去的一個場景:

副總編,你那本書的裝楨方式成本太高,你真的確認要這樣做嗎?你確定讀者會買單嗎?
副總編,你確定延期之後再推出會更好嗎?
副總編,你確定這是讀者要的?還是作者要的?這樣做會讓這本書的銷售更好嗎?
副總編,你敢負責嗎?
你不要這麼頑固,聽我的就對,我是老闆我負責

往往,很多原本的想法,都因為老闆的一句話而有所改變。以前,會覺得我這樣做只是「遵循」老闆的經驗法則,況且,老闆都說他要負責了,我們豈有不聽話的道理?

現在想想,真的是錯的離譜。

錯的,並不是不應該聽老闆的話,也不是不應該相信老闆的經驗法則。而是,當初應該多堅持一點。我不是神機妙算,相同地老闆也不是。如果,當初我能夠很勇敢地在某個有把握的案子上跟老闆說:這次聽我的,有問題我負責。我想,即便失敗了,也能夠很坦然的接受後續的結果。

如果,什麼都要聽老闆的,什麼都要老闆負責,那要我們員工做什麼?

是對的,請拿理來說服我

Cycles Gladiator Cabernet Sauvignon 2007

tumblr_lbdzb98una1qdn2wh

《酒訊》「千元有找新世界卡本內蘇維濃」第一名、三面酒展金牌(Gold Medal! – 2008 San Diego Wine Competiton、Gold Medal! – 2008 West Coast Wine Competition、Gold Medal!- 2008 Grand Harvest Awards)、Wine Enthusiast,July 2007評鑑89分,並被推薦為Best Buy…

獲獎無數且價格親民的單車女神,總算有機會開來喝了。

開瓶後,有明顯的莓果香氣,隨後湧出的薄荷香氣讓豐富的甜味感受起來反而有種清爽感。第一杯就極為順口,沒有難以親近的感覺。偏甜的口感、柔順的單寧表現與和緩的木桶味,讓人忍不住再喝一杯.

20分鐘後開始出現穀香,層次感變得明顯,餘韻變長但不複雜,是款入門的好選擇。

Saint Cosme , Cote du Rhone Les Deux Albion 2008

saintcosme

08年的聖可姆,就酒色上來看應該是高醇度酒體,很濃重幾近酒漿的感覺。開瓶除了酒氣之外其它的香氣都很微弱,只有辛香味是稍微明顯一些的。兩個小時後,有明顯的果香,辛香味反而卻幾不可聞。

即便經過兩個小時的瓶內醒酒,喝起來依舊稍嫌澀味重了些,抓舌但整體平衡感不錯;四個小時後再嘗輕盈的花草香明顯,層次豐富具複雜性,果酸伴隨著格納希該有甜味一起出現,以千元內的酒來說平衡感好極了。

嘗試搭配辣的食物,輕盈的果酸能夠消除食物中的辣味,但也讓酒的複雜性頓時減少許多,只剩下甜味。嗯…不算搭也不算不搭,不難喝但如果以複雜性來說,還是不太適合。

《文化立國》還是《文化亡國》

今天,勘場結束後順道去了一趟隔壁的信義誠品。
人,依舊十分的多,即使是個非假日的星期四中午。

席地而坐的人群,手上都拿著一本自己有興趣的書在閱讀,
那隨性模樣而衍生出的氛圍,仿佛坐在那看書一件再自然也不過的事情。

偶爾,需要走近陳列區取書的消費者靠近,
這群人就像是受到打擾的野狗般,露出一臉嫌惡的表情。

這樣的景象,讓我不禁想起了以前曾手寫過的一篇心得:

在書架上擺著《文化立國》的敦南誠品,我卻只見到到處席地而坐的人,
偶而專注的看著手上的書、偶而講著電話、偶而竊竊私語…
書看完了、事情做完了,就拍拍屁股起身離開,
誰都沒有帶著書走,

誰可以告訴我,當我們生活在這矛盾的疏離感中,

文化在哪裡?